咦?嘻嘻~

感谢那些得与失,成就更好的我们....

【周叶黄】谁人不曾SB(3)

关于漫本,我已经说得不想再说了,最后再絮叨几句吧。

本子会增加一P半手工制作的彩色内页,和一些特典。因为手工操作,所以,请大家做好保守估计,本子可能要拖到四月初………望奔走相告!




===============周叶黄更文防线,洁癖党勿进=============

上章,走这→(2)


黄少天拿下手机,惊讶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某人,而后眼里出现狡黠的笑意,掐掉手机,拥着这人热吻起来。

 

周泽楷略迟疑了下也开始热切回应,唇舌相交,肢体交缠,手掌从上到下地在黄少天的身上抚弄着,力道有点重,活像要把怀里的人揉进自己身子里,勒得黄少有点喘不过气。不过,两人都很享受这种状态。一个,急切表达归属权,一个,迫求摆开姿态。

 

手机屏已经暗下,叶修看着那两人,把手机拽得微有点紧,摇起车窗又拔了一个号码。

 

周泽楷的手伸入黄少的衣服里,在他肌肉平实细条紧致身体上游走,然后顺着股沟滑了下去,捏着那手感两好的双臀沿着腿侧来到了前裆火热的部位,微微一搓,黄少便如他所料地发出轻吟。

 

黄少天咬着下唇,瞪了周泽楷一眼,手上的动作却没点眼神里不要不要的意思。如果说热吻中的两人开始时是雄性动物特有的心性在作祟,那么此时越发走火的架式就是欲望吞没所致。

 

 

“……”结束了又一个绵长的热吻,周泽楷喘着气,直勾勾地盯着黄少,气息中带着雄性萧杀的占有欲,眼眸深不见底充释着欲望如黑洞般要把对方吞没……

 

“…去卧室……”黄少天出气进气还没理顺,却还是被周泽楷盯得实在没法不表态了。

 

两人一路从阳台吻到客厅,纠缠撕扯,比起往常都略有点疯狂,彼此心照不宣默契地都没点开,都想用最畅快的方式把在那点夹在叶修之中疙瘩磨平。周泽楷想和黄少天在一起,可了劲的想,一辈子的那种。黄少天想把叶修当一个屁给放了,和这人好好过下半生,也是可了劲的想。

 

“啊——!”周泽楷一进卧室就直接把黄少摔床上了,按着他,居高临下,眼里透着狠劲,一口咬在黄少径侧的动脉,一路吻舔啃咬,情色又带了点惩罚性凶狠,咬得黄少天眉头微微蹙起。

 

周泽楷是个狠角色,从来就不是什么任人搓扁捏圆的小娄娄,黄少天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知道。那些过份的宠溺,只因他是黄少天。

 

看着周泽楷在自己身上留下的各种刺目冶艳的痕迹,此时还一手抓着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啃咬,另一手在仍在他身上以熟悉的作战方式作案,脑内早就没了那些有的没的,完全被周泽楷这萧杀的气息拔撩得有点情动难耐,侧着身子往那人身上蹭了蹭,却发现那人没了动作。

 

“……”

 

“…嗯?”突然间骤降至冷点的气氛让黄少有点不明所以。

 

“有烟味。”周泽楷别过脸,沉默了好一会方才冷冷说道。

 

“…哦……”黄少天自嘲一笑,抽出被松开的手,捡起被随手丢在地板上的衣服披在肩上,站了好一会,走到衣橱边拿了件浴袍对着周泽楷的背影说了句【我去洗澡】便出了房门。

 

 

躺在浴室的浴缸里,他只觉两指悬空没东西夹着,嘴里也闲得心里空落落的莫名的慌……

 

自己竟然还想着要抽上一根,哼,还真是,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贱得可以。

 

黄少天烟瘾不大,只是特别烦闷的时候会来上一两根。作为一个话唠,他向来有话说话,没话也说话,真让他憋得烦闷的机会怕是不多。

 

起初他也是不抽烟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些道上兄弟总给他递烟,递得多了,索性也试着接一两根。他们总是热情如火地帮他点火,然后很是随意的就把打火机给他了,只是这随意得多了,也就知道不随意了。

 

三年前的叶修走了,在那场变故中他几乎以为这人是不是死了,他心如死灰却不痛。可后来苏沐橙也没声没息被接走了,他突然就痛了……

 

后来,大家都说,这些年,黄少把自己活成了叶修的样子,话唠少烟版的叶修。偶然间听到这说话的时候,自己也吓到了,可再一改,又显得太刻意,似乎就更可悲了。他努力往自己的原本的模样靠,不着痕迹,可有天他看着DVD里的自己突然觉得好生遥远陌生,陡然间也就罢了这想法……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庆幸,或许应该吧。如果说,自己还有那么几分原来的影子,那就是周泽楷面前的自己了。

 

黄少天洗完澡回到房间,却发现空无一人……

 

“呵~”黄少天自嘲一笑,拿起毛巾自己擦着头发。

 

躺在床上,总觉得房里少了点什么,少了周泽楷吗?

 

他坐了起来,拿过刚随手丢在挂衣架上的西裤,从里掏出了烟,走到窗台边抽了起来。睨了一眼没关好门的衣橱,打开一看,周泽楷的衣服衬衫都少了不少,再看看两人去年在夏威夷入时一起买的行李箱,那个墨蓝的也不见了……

 

黄少天刁着烟,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却笑不出来。他觉得自己这头眉再皱下去,郑轩明天应该能见识到传说中的一夜白头翁了。又狠狠抽了口烟,就默默地把衣橱的门关上了。

 

来到窗台边了,继续空白抽着烟。夜微凉,吹着风,他竟觉得还蛮惬意。

 

手机响了,屏上显示的还是那个没带标注的号码。

 

“……”黄少天接起,没吭声。【敌不动,我不动,伺机而攻】魏老大说的,叶修教的。

 

“洗完澡了?”叶修问。

 

“嗯。”

 

“一个人睡?我也是!”叶修若无其事,如三年前般与他调笑。

 

“……你跟他说了什么了?”黄少对他这种刻意无视三年空白的举动有点头疼。

 

“没什么,就是给他们轮回找点事做。”

 

“……”

 

“……,顺便也问了问他,敢不敢再给你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

 

“呵,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黄少天觉得自己是真乐了,“老叶,三年了,你凭什么以为,不管你什么时候转身,你都能看见我?”

 

“那你跑什么?”

 

“……”

 

“……”

 

 

*

 

挂了叶修的电话,黄少约了郑轩去场子里喝两杯,郑轩嘿嘿地表示自已刚巧就在场子里,叫黄少也赶紧过去,关键时期怎么能丢他一人镇场?黄少微微一笑,就挂了。

 

来到BAR,远远的就看到郑轩在吧台边上交待场子里的兄弟,几个小弟点头哈腰地应着声。郑轩见黄少来了,就遣去了。

 

黄少过去,吧台小弟识趣地递过一杯RUSTY NAIL,黄少接过,没有要喝的欲望,在吧台上摆晃着,看着走远的几个兄弟,问郑轩怎么了,该不会是真有什么事吧。

 

郑轩咧嘴一笑,说是就一客人喝多了,闹了一下没什么大事,他就是碰巧见着了,就跟兄弟们多交待几句。

 

黄少瞄瞄那个被请走的客人,哦了一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正想说点什么,就见一个待应生朝他们过来,对着郑轩附耳说了什么。

 

郑轩听完面露难色,看了黄少一眼,起身要走。

“怎么了?”黄少问。

 

“哦,没事,就是……嘿嘿,太帅了有时候也不是件好事,美女熟客硬要我过去喝两杯,你坐着,我一会过来!”郑轩说着,就转身跟着那待应走了。

 

黄少只是看着郑轩他们往里厅的包间走去,没说什么。郑轩的话黄少自是不信,但到底是多年兄弟,对方没明说自有没明说的道理,大家也都不刻意点穿,也不是生份,是信任。

 

他是想找人痛饮一杯借浇愁来的,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都是喝,都是借酒浇愁,但,这其中还是有差别的。至少你一个人的时候,真就没那么想喝了。

 

他端着杯子,看着舞池里男男女女,放纵飞扬的姿态,像极了多年前的自己。一曲完毕,竟响起了那首老歌——Steal My Girl。 

当年黄少就是窝在叶修的沙发上和他看的这MV,他笑说这堆人唱的什么鬼,这视频录得太TM逗比。

 

叶修看着他,点头认可,道这几人是蛮逗的,二得紧,跟黄少很像。身为一个寿星,他黄少不在老魏专门为他办的成人宴上群魔乱舞醉生梦死正式与他的屁孩身份告别,却跑来自已那破屋里和他一起吃泡面,听鬼佬哼哼。

 

黄少靠了一句,把叶修扑倒,骂骂咧咧地斥他没良心。然后,他就自那天告别了自己的屁孩身份,也告别了他的处子之身……


========================================


忙,接下来会更得很慢,努力不渣任何人,努力HE,但文力有限,脑洞无边。另,再求接梗QAQ………………谁来接着写下去就太好了,快,看我真诚的双眼,我给你们配图QAQ…………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咦?嘻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