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嘻嘻~

感谢那些得与失,成就更好的我们....

【周叶黄】谁人不曾SB(6)

努力把手头上的坑啊,债啊清光

上章,走这→(5)

====================================


“谁信!”————黄少咬咬牙,只得硬着脸皮哼了一句。说完甩开叶修箍在自己腰上的猪蹄,一溜烟跑了!

 

叶修着着那被甩得晃悠悠没关好的房门,嘴角不自觉上扬——这小鬼,蛮好玩的!

 

黄少回到房里直接气鼓鼓地把自己蒙头窝在被子里,暗骂着这家伙没下限,他刚才是故意的吧?一定是故意的吧!果然就是故意的!哼,不要脸!!

 

骂着骂着,竟就这么睡着了……

 

 

 

之后的两天叶修闲暇之余总会把黄少天叫上,做的无外乎都是一些他曾经暗暗起誓打死不玩只有小破孩才玩的破游戏,偏叶修这家伙总能把这些看似低能幼稚的事说得其实好处甚广,并且还真就听着特别有理有据无从反驳的样子。

 

黄少便也半推半就将信将疑地玩起来,好在,其实真的还蛮好玩的,他玩得很开心,彻底变节沦为他曾定义的傻逼中的一员。不过,这有什么关系,能一直傻逼的人,其实,也蛮幸福的吧……

 

日子过得很快,没过几天蓝雨那边来信了。

当时黄少正揪着叶修比赛打地鼠呢,这两天玩什么输什么,他还指着能在众多游戏中借着最熟练的一项一反全败的战绩。正斗志昂扬的他被这么一通电话中断而颇感败兴,但也多作声。

 

叶修也不知道是懒的还是累的,直接免提,黄少也没避讳就这么自然大方地听着。

 

电话一通,一听是老魏,黄少顿时感头皮发麻,自己这两天还真反魏老大这事给忘了,一个信也没往回带。这愧疚一上来,他人顿时也安份多了。

 

“老叶,你可以啊,没把那小子怎么样吧?”

“哈?我能把他怎么样啊?”叶修有点无语,这奶爸style版的老魏实在让他有点招架不住。

 

“你能把他怎么样?就你那生不带来的下限,你敢说你没猥亵儿童?”

 

“老魏,你老年痴呆不至于严重到这份上吧?”叶修无语了,“来,那边那位儿童,过来跟你家长报个平安,还哥一个清白。”

 

“谁儿童了?!”黄少不满地嘟囔着,但碍于率先给他扣这帽子的人是老魏,自己正待罪之身没敢太较劲,放下地鼠锤子去接了电话。

 

“喂,魏老大。“黄少说着眼睛咕噜地转着,寻思着说点什么好,编着词,“我……”

 

“你什么你?你小子在那呆得不错嘛,行李要不要全给你打包了送过去?要不要顺带上喻文州?”

 

 

“……啊,没有,我很快就回去!”听老魏提到了喻文州,黄少天这才紧张起来,收起老大不乐意的散漫态度。

 

“哼!你要玩太嗨就别回来了!”说完老魏便挂了电话。

 

“……”黄少对着电话微有点懊恼自己这两天玩得心肝脾肺肾都给丢没了。

 

“啧啧啧,看不出来,老魏这家教挺严的啊?”叶修看着微有点失神的黄少调侃了一句,“我去让人给你备车,你顺着帮给我给那老烟枪带点烟。”

 

*

 

黄少坐在回去的车上,颇有点感慨。

 

老叶所谓的给老烟枪带点烟其实倒也不真是什么烟,就是老魏当初心心念念死活想要从叶修那里扒下的那点货。当初叶修死活不肯松口,没想这会竟平白让自己给带回去。

 

这人,是怕自己回去受苛责所以给自己的?这想法一经冒出,他自己就给掐灭了。

 

那家伙能有这心?他们这些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不是他能懂的。怕自己受苛责所以给自己的?这想法,想起来连他自己都觉得实属自我感觉过于良好。

 

 

回到蓝雨的时候,看到喻文州正站在门口候着他,看着车辆驶来,对着车内的他微微一笑。黄少下了车便朝着喻文州走去。

 

“怎么了,他们,为难你了?”黄少微有点懊恼,说不上来是恼的自己,还是恼这蓝雨里对于喻文州那些微妙的不待见。

 

“没有的事。少天回来就好,魏老大很担心你。”喻文州说着拍了拍黄少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示意他宽心。正想领人去跟魏琛报平安,就见魏琛自己出来了。

 

“回来了?”魏琛瞥了黄少一见,随即又把目光游离到在自己面前没事总显得特别安定的喻文州面上,意在指责黄少这几天放纵过头实在欠妥有失考量。

 

“嘻嘻!我不回来你们还不得想死我啊?!”黄少嘿嘿陪笑。

 

“哼!”老魏对他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现俨然已是习以为常,转身看着这送人归来的货车微微蹙眉,回身看了黄少一眼。

 

“嘿嘿,蓝雨过境,绝不空手而归,老大你教的我绝对贯彻落实!”黄少天小有些得意。

 

 

*

 

黄少打发了魏老大各种奇怪地打量莫名奇莫的问话后,他就跟着喻文州回房里了。

 

各种七七八八的询问后,确定这家伙没受什么天大的排挤便安心地躺在他床上巴拉起自己跟叶修那几日里的各种琐事。

 

喻文州也不烦他,就这么听着,看着黄少天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地说着那些只有他自己乐呵能笑出声来的琐事,喻文州心有点羡慕。

 

其实他跟黄少天年纪相仿,就他们这些从孤儿院里出来的,生日什么的,也没人准数,但按院里那些资料显示,自己也大不了这人多少。

 

打小喻文州就比人多一门心思,他努力地让自己在那个物资匮乏微有点崩坏走型的环境中能沉淀的更多,为人谦和忍让,却也瞄准时机适时出手,努力为自己争取更好的教学资料,努力到得院长的庇护,努力让自己融入其中又能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

 

他活得太过小心,对于活得相对坦率真白的黄少心生几分羡慕有意为其守候这份纯真,这种奇怪的情怀像是能弥补了他那种向往却又求而不能的缺憾。

 

他这种在守候中又慢慢带上几分嫉妒的复杂情感在遇到魏琛后日愈强烈,让他不得不更加努力拿捏把控。

 

“少天,这是恋爱了……”

 

“哈?恋爱,怎么可能!”

 

“呵呵……”喻文州没在这个点上正面戳破,只是笑而不语地盯着黄少。

 

这喻文州明明是目光柔和笑容如煦,黄少却被盯得浑身鸡皮,一翻身把自己裹进被子里不再理他。

 

 

事后想想,如果自己当时不是有意忽略旁人的提醒,也许自己也不会在发觉时竟已深陷其中了吧……

 

 

黄少看了看郑轩去往的那个包厢口,心觉不会是什么不好处理的事吧?什么【美女】这么老久摆不平?

 

他放下酒杯朝那走去,不想却碰到郑轩从出口处回来。

 

“哎哎哎,你去哪啊?”郑轩拉住他。

 

“哟,你还知道本少还活着哪?我还以为你情陷温柔乡出不来了呢!”

 

“我靠,哪能啊!”

 

“呵,你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整天缺妹子缺妹子地叫的那人我可不认识啊!”

 

“呃,行行行,我错了大爷!”郑轩见黄少欲外外走急忙拉住他,“黄大少能赏个脸陪我这没有妹子作伴的人渴两口不?”

 

“呵呵,晚了!”

 

“别介!”郑轩急了,赶紧拽住他。

 

“别闹,这信号不好,我就出去打个电话。”黄少对这突然的不依不饶有点无语。

 

“打个电话啊?哦,那,那你别走远哈。”

 

“……”

 

“场子最近比较乱,你别想丢我一个人看场啊,太不仗义了!”

 

“行!”要按平常黄少天一定抓出这难得的机会尽情嘲笑郑轩此时的不依不饶有多娘炮多不爷们,不过,现在的他实在没心情跟他在这些鸡毛蒜皮上纠结太多。

 

从酒吧里出来,他能真切地感觉得到自己在里边那种略有点窒息的感觉实非全然矫情产物,这里里外外的空气质量差的不是一星半天,里面的空气根本就不流通嘛,难怪胸闷气短。

 

不过,很快这种畅快的感觉也随着这种巨大的对流落差平淡归零,再度胸闷气短起来!

 

他掏出了烟盒,抽出一根,点上,往嘴里衔着,可随即又微一愣,失了笑,抽出碾灭。

 

拿出手机,首页依然没有新的提示。

 

未接的来电?没有!未读的新信息?也没有……

 

他翻开通讯录,看着备注为【SB】的那个号码,纠结着是否应该拔一个过去。

 

通了,他应该说些什么?被挂断,他又该如何面对?

 

不久前,这个被备注为【周泽楷】的号码主假意借口自己的手机找不着,让黄少拔一下他的号码,当黄少找到这人手机时,看着屏上【老婆】这一备注时往有点错愕,再看那人阴谋得逞的笑容,摆明了有意为之的。

 

“这算求婚吗?”黄少天问。

 

“……嗯,可以吗?”周泽楷望着他微有点忐忑。

 

“……”黄少说不上有什么抵触情绪,却也没有那种水到渠成理所当然的感觉。

 

手机铃声还在响,让瞬间安静莫名紧张的气氛多了一丝尴尬。

 

“好啊!”黄少天应着,抬头望去见那人惊喜之下的动容,晃得他心底激起一丝因动容而扫动起无数温暖感恩的浪花,“不过,你得把【老婆】改成【老公】。”

 

“好!”周泽楷眼神明亮答地那叫一个干脆,可随即又想到什么似地,怯生生地问,“那你……”

 

黄少知他所指,白了他一眼,心说你还知道这备注放在一大老爷们身上不体面哪?当初你给我定这备注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亏你还想着把这当成自己拿来求婚的戏码!

 

“饶了你了,你的备注要比起【老婆】二字更贴合现实,就【SB】吧!”

 

 

现在想想,连黄少天自己都不知道,他和周泽楷谁更SB。



========================

感情副线走喻魏,这章就埋引,没怎么说,就不打TAG了……


评论
热度 ( 20 )

© 咦?嘻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