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嘻嘻~

感谢那些得与失,成就更好的我们....

【周叶黄】谁人不曾SB(8)

 这个月的保底份额TAT

上章,走这→(7)

 

===========================

黄少天好不容易装弹链装枪完毕,架在车窗上正欲搜寻目标,开始扫射。

 

对面却是率先停了枪火,拿着强光探照灯对着他们从四面八方投来。叶修让车子保持直线后退,拉着黄少猫着腰把自己埋进避光的阴影处。

 

 

“拿点短枪,准备跳车!”叶修扒拉过刚被丢到后座的那袋枪支弹药,塞给黄少一些家伙。

 

“我靠,这些家伙哪有这玩意扫起来爽快啊?!”黄少扬了扬那把还架在车窗上蓄势待发的M134。

 

“你现在看得见嘛?”叶修看着他,又回头望了望车后同样是一片恍眼刺目无从探察的情形,“他们势在必得,小区肯定被堵了,这么一小段路里还指不定铺了多少铁蒺藜,车子真要出了小区也走不了多远,这样目标明显又被动。”

 

“……”黄少没接话,看了看四周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却什么也看不到的情形,接过叶修塞过来的家伙往自己身上装,怒骂着他迟早得收拾这帮野犊子!

 

“嗯!”叶修听罢微一笑,附和着应声。

 

黄少有点无语了。他刚才那话也就是给自己找台阶下顺嘴说的,事后要找他们算帐不假,但这并没有真要跟谁说说找商量的意思,可叶修应了。

 

 

应的是[嗯]。

 

 

 

一瞬的沉默之后,黄少轻开车门,拿起架在车窗上的机枪随意的估模着一个方向就是好一通突突乱射,随即趁着别人躲避枪火的空档跳了车……

 

 

 

 

 

 

“哟,醒了?!”泼了黄少一脸水的家伙看到自己成功唤醒被打晕的黄少甚是满意的样子,把杯子递给身后的小弟,转而对着同样被绑起来的叶修说道,“叶神若是不想这扰了黄少的清梦的话,就赶紧帮兄弟打个电话吧?!”

 

 

叶修看着边上一人在那人眼色示意下递过来的电话呵呵一笑,把头别到一边,没搭理他。

 

“叶神,这几年我们找为了找你可真是废了好大劲哪?这诚意还不足吗?”那人说着,揪起一旁的黄少,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黄少看着自家司机此时陌生的嘴脸,没等叶修表态直接发就对准那人太阳穴撞了去。那人被黄少这一撞,撞的是脑袋嗡嗡作响,一个火大抬起就是一个巴掌。黄少灵活避过反扑过去咬着那人耳朵不放,边上一通伙计赶忙上来帮忙。

 

 

等几人好不容易把这二人分开时,老李已经被咬的见了红了。老李看着带下几许血迹的掌心恼怒异常,抡着胳膊肘准备开揍。

 

 

“下手前想清楚啊,有你这么求人的吗?”叶修在那人拳头抬起之前开了腔,看着老李讪讪收手却硬撑气场的模样心生几分好笑。

 

“换个人来跟我谈吧,这绑架揍威肋的剧情作者也不好意思写,这么拖着节奏太慢,她自己也容易坑。叫不来你家主事的也稍微让个说话有点份量能分轻重的人过来说我说啊,你们到底什么个意思我得先弄明白。省得到时我说话没轻没重,惹得那老头犯了脾气,也浪费了你们这么久以来的心血不是?”

 

老李眯着眼,盯着叶修思量半晌,老大会才回道:“那有劳叶神稍等了!”

 

“没事,也该我等会了!”叶修看着那人,颇有深意地回道。

 

 

老李听罢脸色愈发难看,倒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出门欲走,却被叶修叫住了。

 

 

“诶诶诶,行个好诶,让这堆电灯泡也出去呗!”

 

老李实在懒得再看这人一眼,寻思着四周都步了人手谅他们也跑不了,便让屋里剩下的那几人守外边来了。

 

 

 

 

随着几人出去,刚才还好一通热闹的小屋里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安静。

 

 

“……就,没什么要问的?”叶修望着天花板问道。

 

 

 

“我问了,你就说?”黄少笑着问道,他是真觉叶修三年不见幽默许多。

 

以前,他一直觉得男人间的感情不需要像女人那样,问三问四家长里短的。可他也不是没有过好奇使然下的随口一问,可每次叶修都顾左右而言他打着哈哈转移话题。以前,他没在意不意为然,觉得没太多所谓吧,觉得人就是没太在意,自己又何必揪着不放,这大老爷们的。可后来叶修走了,跟着苏沐橙一块消失了三年,自己欲寻人却毫无线索头绪的时候他方才知道,那人不在意的不单是彼此的出身背景之类的……

 

 

黄少说完,叶修自己也乐了。他折腾了一会,靠着墙坐了起来,对着空荡荡的小破屋发着呆。

 

“我是个官二代,祖上都是当官的,很大的那种。有个双胞胎弟弟,很二,两人打小都寻思着怎么离家出走,我率先一步先跑了出来,不知怎么的就碰上了沐橙他们兄妹,两人带着那小丫头片子为了讨生活就一块混了黑道。”

 

“兄妹?”黄少天惊讶,关于叶修的出身,从以前就有过各种猜想,再看看刚才那几人问话的架式他大致也有了几分相近的猜想,虽听着叶修说出来的与自己的相去甚远倒也不奇怪,可他倒是没未曾料想到苏沐橙竟还有个哥哥。

 

“…嗯,兄妹”叶修半晌才回道,咧开的嘴角有点泛酸。“不过,人已经不在了!当时我给我们家那老头子打了电话,那头悠悠地说如果他不救,没了那人,那我这块由我当头那就是时间问题了问我为什么还要救。我告诉他,如果他救了,我就回去。可我们家老头子说了,他发现我在这块挺好,比他预想的更能锻炼人,对将来更有用……”

 

 

“…然后呢?”黄少有点诧异。

 

 

“然后?然后,沐橙就只剩下我这么一哥了。”叶修说着,换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后来,我也没再回去,在嘉世好好混着还真就混出什么斗神的称号。再后来,就遇到了你,正如你所见那几年过得也还蛮好。就是没想到,我跟老头子断了联系没再找他,他的麻烦事倒主动找上了我,这不我就消失一段时间了,只是,没想到还是把你拉下水了。”

 

 

“……”黄少笑笑,不知道应该接什么好,没关系?可是,好像没那么没关系吧?!

 

 

房间再度陷入一种令人尴尬的静默中。

 

 

叶修往黄少边上挪了挪,接着还上纲上线地往人身上倒去,整个上半身压在黄少身上。两人都被捆得跟个毛毛虫似的,这样的画面实在有些难看。

 

 

黄少被叶修突然的举动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在他好一阵的迟疑之后身体总归是慢慢放松了下来。不知是否因为叶神温热的鼻息打在自己颈侧透过毛囊渗入心扉所带来的感染力,让他觉得自己鼻腔眼眶都微有点泛酸,好在两人都被捆得跟个棕子似的,倒也没能再什么多余的动作,也省得要去思考身体应该作何反应的问题。

 

 

感受着身下的人不再抗拒的放松下来,叶修微微一笑,他细细地感受着来自另一个胸膛里心脏的脉动,那熟悉的气息,还有那些让他无力的微妙变化,那些无论场景是被被回忆切换,记忆被拉得多远也能把他重新揪回现实的变化。

 

 

叶修附在那黄少耳畔,对他低语,告诉他小周一会应该派人来接应他们了,让黄少现在他推到那个监控器的死角,然后在身下那人惊愕的目光中在他嘴上烙下一个吻,在那因为惊讶而自然微张的嘴唇上狠咬一口,然后如愿被身下的人怒推至他想要的监控器的死角。

 

======================================

后面的内容可能稍微有点涉Z,希望自己前文中没有出现什么真实地名ORZ……嗯,ZZ这东西的话,初出毛炉时,在家人的期盼中,接触过这个相对复杂的环境,这个世界里的东西吧稍微窥得了冰山一角,虽只是一角,但却十分赤果果。我以为我能受得了,事实上并不。为此,我在辞职后不得不四处走走停这放空自我足达一年有余ORZ……

所以说,这文写的我很想弃了算了

评论 ( 10 )
热度 ( 26 )

© 咦?嘻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