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嘻嘻~

感谢那些得与失,成就更好的我们....

关于老叶和烟……

都说,老叶的本体是烟,不抽烟那是老叶吗?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经过长时间的洗脑,我也这么觉得。


然而觉得他烟不离手这也无碍的,大体,就这两种人:

1,烟友;

2,外人。


我以前也对烟民没啥和一般人有异存在不妥的概念,直到边冒出一人。


是的,他叫叶修。

在我疑问他何时成了个烟民的时候,就已经是个烟民了。


当他在你边上燃起一支烟的时候,你会在闻到烟味的一瞬蹙眉。接着,就是看对方在收到讯号老老实实把烟搁到桌台下防止烟雾上冒,快速地和你交待完话再自顾自地在边上狠抽两口便掐灭时,你会为对方的自知自觉感到些许欣慰。还能克制,不错,不算太严重!


再后来,他会跟你打个报告,说他要上天台做些你不认同但他觉得有益他身心健康的事,在判断出应该不是指打飞机之后,我便大手一挥,着着他麻溜地奔楼梯去了。

这种特赦和受赐的乐趣,俩人都有。


再后来,接吻时你已经能光透过鼻息闻到对方身上的烟草味了。

不算重,忍了。反正他看着也不嫩,硬件也不和我同种类型的,花美男路线走不通,就走大叔路线吧,虽然他应该是属于颓废怪叔叔的类型……


再后来的后来,我俩俩战队,见面次数少了,再见时,他已经是胡子拉碴,浑身烟味。

真是不辱我命,成功长成了一枚怪叔叔。


我问他怎么烟瘾那么大,他说,我太吵了,吵得他脑仁疼,抽根烟镇镇痛。然后在吃了我一记糖炒粟子之后,表示效果确实不错。问我要不要感觉一下,然后嘴巴就堵上来了,唇齿相交,我偿到了他的烟味——苦的。


有好几次想劝他少抽点,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在我跟前,他已经少抽了很多。问他是不是装的,他说,还真不是,忙着教我辩忠奸明是非,嘴巴腾不开空……


再后来,我俩都退役了,我意外的发现他的烟反而少了。

我心甚慰,问他,我现在还需要他教着辩忠奸明是非啊,他一脸衰相——不是,你给的零花太少!



当然,有时他也会觉得自己长时间的正直让他浑身哪都不对劲,想找点怪叔叔的感觉。就在阳台上抽上一根,和小白有搭没搭地享受交流烟给动物带来的的乐趣。

只是,不管是抽一手烟的老叶还是抽二手烟的小白,这一人一狗都没能觉出劲来。


每当这时候,他就会一脸沮丧地凑过来让我偿偿这是不是不对味?

我知道,这是他的暗示——他这是又手痒了,竞技场,走起!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咦?嘻嘻~ | Powered by LOFTER